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记一个好心而无关分手的开头

  王杰希是一个做玻璃仪器的 tb 卖家。一天,有条鱼在旺旺上敲他,丢了张图片问能不能做这玩意。

  图上是个构造挺奇特的小仪器,结构不算复杂,老王一看,说,能做,但是没模具,你寄个原件来定制。

  鱼问完价格就拍了定金叫来快递。

  喻文州是 B 市医科大一枚土硕,不幸还是个科硕,蹲的是一个年轻 PI 的独立组,在做一个组里暂时没有别人做的课题。独立小组的好处是顶头没有大组,杂七杂八和束手束脚就比较少,坏处就是顶头没有大组,经费有限,人和课题都少,老板担心买了一堆器材以后他毕业了没人做类似的能用上,并不让他花大钱买进口仪器。

  别的都还好说了,就这个奇特的小仪器,正品被一家国外大制造商垄断,买起来是纯进口,不说价格不菲还收关税,光货期加招标流程就根本不是他这个课题能考虑的。他手头这几组是在 tb 掘地三尺找到的山寨,就这一家卖。当他觉得几组不够用想再买一发的时候发现上个月还打电话来问东西好不好用的号码,这个月竟然就变空号了,别说商品页,整家店都没有了!

  没有了!

  有了!

  了!

  喻文州含着那口差点吐出来的血,只好去找别的玻璃仪器卖家问能不能定制。定制总是能做的,可是黑心店家们也许是吃准了这东西外头没得卖,随口开价就奔着上千去了。要知道那几组当初是一百来块钱一组买的啊,上千一组的价格怎么跟老板交代。

  所以看到这个“隔壁老王家玻璃厂”报价一百五也没顾上如果他们给开的票真是这个抬头财务处老师会怎样调侃了。

  隔壁这位老王收到样品后想找鱼沟通细节,可是怎么在旺旺上敲鱼都不回,只好打电话找他,电话说着说着,又加了微信开视频。

  喻文州看到本尊,对比着他那大小眼神烦狗抱鱼的头像,觉得这人还有点可爱,然而再看看自己的头像,决定并不评论他的头像。

  老王是 B 市土著,跟厂里的工人沟通时说得一口“我知道这四舍五入就是普通话但我怎么就听不懂呢”的京片子,跟喻文州说话时就放慢了语速,连带发音了朝新华字典靠着板正了很多。

  啊,还有点苏。喻文州美滋滋,虽然技术上的内容基本听不懂,但是他这边提出来的问题和细节,在王杰希的耐心科普和专业判断下都让人很放心地对接好了。

  模具很顺利地做好了,仪器还得再等几天。老王说鱼这也算个大单了,可以送点东西,让他去店里看看。鱼说想要模具,这样以后要买的话即使老王跑路了也可以很快找到店家定做。老王说模具本来就要给你的,还有,我是 B 市土生土长的一个土人,这个玻璃厂子是我家祖传的,我不会跑路的。于是鱼就去逛 tb 店了。店里上架的无非是些小烧杯小量筒,实验室里囤货一堆啥也不缺,鱼随便选了几个品种拓展库存,倒是被商品详情里像这样、这样、和那样的图片吸引了。

  哇!烧玻璃仪器跟烧毛细管还真不一样诶!这是火系魔法吧!

  噫!还有真人在烧的照片呢!只见此人身形挺拔,长身玉立,饶是静态图里也看得出一股子气定神闲和艺高人胆大一点都没有熊熊烈火旁边满头大汗的狼狈。而那双手在火光的映衬中显得格外白净修长指节分明。俗话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好一副从框架到细节都标志的好骨架。虽然图中没有脸,而视频中只有脸,喻文州还是一下就认了出来。

  于是喻文州截了张图过去:老王,这个是你吗?

  老王(内心:⁄(⁄ ⁄o⁄ω⁄O⁄ ⁄)⁄ ):是。

  鱼:老王你还有点帅呢。

  老王:你才发现啊。

  鱼:送这个可以吗?

  老王:……

  老王去给鱼送货那天,是个风和日丽天朗气清万里无云春暖花开秋高气爽(咦)的日子,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到的时候,喻文州正在一台体式显微镜前切毛细管。

  喻文州在视频里总是带着亲切友爱的笑意,王杰希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蹙着眉头抿着嘴的侧脸。他左手边是烧成所需形状的毛细管,右手边是利器盒,切废一个扔一个,王杰希就这么看着他一根接一根地取管子出来,左手拇指把管子顶在食指的指腹上,右手握着切割笔,落笔的手腕有点抖,好不容易找准位置,倾斜着笔尖下去,切重了的直接断手上,切轻了的掰不动,好不容易切好一个断得猝不及防,到镜下一看切口还是不平,就没一根能留下用的。光是看着都令人十分窝火,眼前的景象和初学玻璃工时的挫败重叠在一起,王杰希简直觉得喉头一口腥甜,放出来就要变成一个“靠”字。

  而喻文州就这么蹙着眉抿着嘴,深吸一口气,手上的切割笔在指尖转出一个花来,然后继续下一根。

  王杰希数了二十根,在喻文州拿新管子的空档终于出声了:你好,我是老王玻璃厂送货的,找喻文州。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把刚拿出来的管子放回去,然后抬头对他露出一个跟天空一样好看的笑脸。

  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和大小眼的神烦狗怀里抱的那条鱼一个弧度,看起来就洋溢着谜之喜悦,连带着大小眼的神烦狗也谜之喜悦起来。

  王杰希从兜里掏出发票和送货单,连小纸箱一起递过去:你看一下。

  喻文州直接在送货单上签了字还回去:不好意思啊,刚才抽不出神儿来,让你等半天。

  王杰希摇摇头:你这手怎么抖得跟新长出来的一样,要切成什么样,我帮你看看。

  喻文州欣喜,还真的买仪器送老王呀!

  王杰希虽然没做过这种毛细管装置,但是祖传的手艺是喻文州不可企及的,三下五除二把左边那堆烧好的都切了出来,一气呵成,喻文州在旁边目不转睛也没看出来自己的动作跟王杰希比起来是哪里不得要领。

  王杰希抬头看到喻文州一脸呆滞的星星眼,笑了笑:凭手感。

  喻文州:……靠。

  王杰希:够用吗?

  喻文州天人交战。王杰希要是能帮他把往后三十年的管子都切好当然好,但是眼看着到了饭点扣着人家也不合适……咕噜噜。

  喻文州:不够,我请你吃饭,你下次有空再来帮我切一批可以吗?

  王杰希:我要吃鱼。

  喻文州:……

  喻文州带王杰希去食堂,在大锅菜窗口斥四块五巨资给他要了块清蒸鱼,并对食堂没有狗肉表示十分遗憾。

  虽然来自 G 市的喻文州对食堂百般嫌弃,但是王杰希觉得还是挺好吃的,大口吃鱼大口扒饭,衬托得饭菜十分可口,喻文州进 B 医大六年来第一次把三个菜和一块钱的米饭全吃完了,对着空餐盘还有点震惊,觉得王杰希这个长相莫非其实秀色可餐。

  而且王杰希吃饭既不吧唧吧唧,也不呼噜呼噜,吐刺儿也不噗噗噗,喻文州很多年没碰到一起吃饭这么自在的对象了,在自己意识到以前就露出了谜之微笑。

  王杰希看着阳光下微笑的给里给气的少年,也不由露出了谜之微笑。

  王杰希决定说点什么,结果被喻文州截胡了:老王,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特别扎心的段子。

  王杰希觉得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可是他话还没说出口,也没听说对方的段子,可能就要被扎心了。

  喻文州说:我们医学生,拒绝别人告白的时候,一般都说,读书期间不想恋爱,因为这书一读就是 5+3 年起跳,想跟对象分手的时候一般都说,等我能上单班了就跟你结婚,因为等到能上单班,得 5+3 读完了再来不知多少年的专培,况且谁知道专培以后还要出什么幺蛾子,说不定等能上单班了,退休年龄都过了。

  王杰希并没有 get 到笑点。他觉得自己的告白还没出口就被拒了,这个段子果然很扎心。

  喻文州正脸道:所以你答应了帮我烧毛细管,说不定得烧到退休了,你可不许跑路啊。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真是太可爱了,还完餐盘没忍住抓着他刚长出来的手在他的腮上亲了一口。

评论(10)
热度(122)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