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2)

纯情直男王小弟×撩眼高手他喻哥

如果有 bug,都是我私(hu)设(che)

(↑一首诗)

(控制住了自己没把这章写成 protocol,骄傲(有什么好骄傲的

2.

  三院普外在另外一个街区有个自己的实验楼。是内部翻新过的一栋三层老房子,使用面积不算太大,没法跟肿瘤、骨外这些豪门科室比,但胜在布局合理管理得当,自叶修担任普外科科主任以来这里更是屡创佳绩。

 

  王杰希准时到的时候喻文州在二楼的玻璃门内侧的墙边斜靠着刷手机,他刚一接近还没打招呼,喻文州就用余光看到了他,放下手机给他开了门。

 

  “挺准时。带白大褂了吗?”王杰希一进来他就长腿一迈带着人往里走。王杰希个子比他高上几公分,要追上这个步伐却将近要小跑起来。

 

  “没带,我疏忽了。”

 

  喻文州穿着便服,没有白大褂挡住腰线更显身材,polo 衫随着脊柱的走向在后背形成一道沟,伸进堆在下摆上方的褶儿里。露在外面的胳膊白的发光,肌肉的线条流畅分明但是不见棱角。这件衣服领子比白大褂低一点,露出腺体的边缘……

 

  王杰希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这得怨我,是我昨天没提醒你。还好我有件备用的。”说话间已经到了实验室,喻文州从门口的衣架上取下两件白大褂,递了一件过去:“不合身也只能凑合了。回头给你买一件备在这儿。”

 

   是有点小。Omega 即便身高和 Alpha 相仿,骨架总是要小一点的。王杰希屏息凝神地套上一只袖子。

 

  喻文州可能看穿了他的尴尬:“放心穿吧,平时都在实验室放着,只有试剂味。”

 

  这下王杰希真的有点脸红了,不仅脸红,脖子碰到领子还有点火辣辣的。

 

  不过做起实验来就没什么性别意识了。喻文州先去黄少天那里帮着做了两只小鼠,找到了一个初步认为可行的方案,然后换了手套去做自己的实验。他的细胞今天必须染好色拍好荧光照片,不然前五天的三个时间点都白做了。喻文州掐着约仪器的点雷厉风行,手上操作着还能给王杰希科普科普知识、回答他的问题。王杰希以前上实验课的时候也稍微接触过这些,但是基础操作和科研中的实际应用不可同日而语,在某些瞬间他觉得这个场面简直是亲子活动。

 

  喻文州等仪器预热的的时候弯着眉眼冲他笑:“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其实做了马上就会上手的,最重要的还是课题的构思和框架,你有兴趣等会儿给你看看我的。”

 

  王杰希掏出小本本边记笔记边点头。

 

  这一天在喻文州眼里嗖地就过去了,但是对王杰希来说却过得很慢。晚上他们回医院值班,坐在副驾上王杰希已经困成一坨了。但是说好的不用慢慢适应,他既不愿意让严格的自我要求妥协,也不愿意让少年意气的自尊心妥协,硬生生把哈欠憋了回去。

 

  但是喻文州还是看出来了,到了值班室先推他去睡觉:“大夜班第一课,有得睡的时候抓紧时间睡。”

 

  王杰希果然秒睡。

 

  虽然宿舍条件也没多好,但是值班室的小床又硬又窄睡起来总没那么快习惯,而且空气中总是有一点紧张焦躁的气氛,王杰希凌晨就醒了。遮光帘的边缘露出一点点光,惊得他连忙按亮手机,凌晨四点。半晚上下来通知栏都满了,乱七八糟的信息收了一堆,也没有哪条能震醒他,睡得确实够沉。有点懊恼,但总算在快要交接班之前醒来了。他搓了搓脸,起身去找喻文州。

 

  他醒得很是时候,普外科的夜晚很少消停,喻文州刚下手术,正准备接下一台,早点晚点都还找不到。见他醒了,也不问什么,直接带进消毒室准备上台。

 

  半夜里急诊外科什么毛病都接得到,这一台是宫外孕大出血,看起来十分凶险,病床上的 Omega 唇色苍白,即使在麻醉效果下昏睡也蹙着眉头。喻文州麻利地找准位置切开,仔细看了看内部的情况,然后抬头说:“景熙休息一下,王杰希过来拉钩。”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就被分配了任务,应下是毫不犹豫,一副责无旁贷的样子,去接手的时候还是有些忐忑。

 

  又听见喻文州说:“接下来的操作很关键,手都别抖。”

 

  这一台除了王杰希都是老鸟了,哪有手会抖的道理,王杰希当然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边紧了紧持着拉钩的手,一边专心看喻文州的操作。

 

  确实复杂又精细,容错空间甚至不比他刚才手抖的幅度大。而且喻文州也是忙了整整一天,距离他早上在实验室开工已经超过 20 小时了,他还不像自己刚才黑甜黑甜地补过一觉。王杰希仔细观察着喻文州的动作,默默计算自己的差距。

 

  喻文州呼出一口气的时候已经冒了一头汗,一旁的护士这才敢上前给他擦。

 

  他也这才笑得出来:“还好送得早好处理,所以说平时都要做好安全措施啊。”

 

  大家都笑起来,宫外孕哪是做好安全措施简单六字就能规避的,按计划造人的时候不也有发生的概率吗?萌新王杰希内心也这样吐槽着,却满眼认真地看着他。

 

  他对上王杰希的目光,眨了眨眼睛:“你来缝合吧。”

 

  第一次上手术就被“委以重任”,圆满完成的那一刻因为肾上腺素的消退王杰希颇有一种被掏空般的疲惫。进消毒室准备下一台的时候他眼神有点发直,喻文州抬高胳膊揉揉他的头发:“叶主任器重的小师弟,果然很优秀。”

 

  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挺适合在手术室搬砖的。

评论(7)
热度(87)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