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6)

没有出场王杰希×怒刷帅度喻文州(不不不王杰希并不是真的没出场)

涉及专业内容的问题请以三次元专家为准。

6.

叶修新接了一个有点复杂的病人,出现黄疸和腹水了才来就诊,一确诊就是胆管癌的中晚期,合并肝衰。患者是个男性 Beta,今年六十多岁,生理上来说已经在下坡路上走了很多年,放手一搏希望渺茫,但是现在科技昌明预期寿命长退休也晚,六十多岁不过是开启人生第二春的年纪。

手术切除是根治胆管癌唯一的希望。肿瘤到了晚期一般不宜切除,但是超声内镜和 CT 造影后叶修认为这位患者十分幸运地具备手术指征。这个,叶大佬当然是没空事无巨细地手下小弟讲,但是给指征之前还是找人开小会讨论过的,其中就有喻文州。

喻文州是叶修喊来的人里资历最浅的了,人家都是主任、副主任,就他一个主治,还是年资浅到还得再熬三年才能参加副高职称考试的小主治,叶修带着他看起来就像带了小弟来撑场面的。

但喻文州当然不是来帮领导摆架子的。喻文州文献看得极多,几年医生做下来实战经验也积攒了一些,他的眼界和理论高度不输在座任何一位前辈,差的只是手下功夫的磨炼。前辈们对他提出的想法也是服气的。

小会结束的时候叶修偷偷留了留喻文州:“你回去把片子给那个谁,王……就那大小眼儿,给他看看,就当是思考题练练他。”

喻文州笑出声:“他叫王杰希。我回去再拿个副本给他。”

大小眼儿同学抱着喻老师带回来的思考题一坐就是一下午,期间还引发了黄老师的围观:“哟!老叶新收那个胆管癌啊?小王同学可以啊老叶这个片子也给你看,喔对了对了,这个瘤子他给指征了?位置很复杂啊……”

喻文州说:“给是给了,其实建议是开不开都行,开腹的话治疗效果是好,但是伤害大,要看患者造化,以患者其他方面的情况来看,放弃开刀保守治疗也不亏,风险收益都是一半一半。”

黄少天显然是个开刀狂魔,当然了保守治疗也就不关他们普外科的事了:“那开得话这个手术入路他准备从哪边进?我怎么看着哪边都不好进,这个位置真难开啊,换个主刀这指征估计就给不下来了,进退两难啊这是。”

喻文州说:“小王同学做思考题呢,剧透不好。”

黄少天哪等得及王杰希没完没了地想下去:“那你不说,你就悄咪咪给我指一指。”

喻文州一指,黄少天就脑补出了基本操作,捏着下巴想了想:“确实可以一试,这样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那样,但是不失误没有意外也要四个多小时,我记得病人是个老年人吧?是不是还有并发症?撑得过去吗?”手术持续时间越长,对病人的负担当然越大,特别是像这位患者合并其他器官衰竭的,少一分钟手术就多一份希望。

黄少天摸摸下巴:“那你呢?你有没有不一样的想法?”

喻文州又指了两个位置,侧过头笑眯眯地看他。

黄少天看了两眼就反应过来了:“这个入路进去然后那样那样那样那样的话就不用这样这样,不仅能把时间缩短到三小时,而且减少操作步骤,那么能出现意外或者失误的地方也会减少,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

喻文州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

黄少天跳脚:“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不要拿怜爱小弟的眼神来看你天哥我!……不过话说回来,老叶最后为什么没有采纳你提的这个入路?这不科学啊,这个入路的高明完全碾压他自己本来的想法嘛。”

喻文州摇摇头:“你再想想呢。”

每个外科医生的性格和技术特点都不一样,叶修其实是最土最中庸且最追求的风格,只不过他把每一项技术都掌握到极致也发挥到极致,用精湛的技术来掌控手术中的所有状况,因此他判定的稳妥在其他医生手上恐怕就是为爱走钢索了。喻文州手下的功夫也是这个路数,但是他的掌控能力暂时还不如叶修,同时他接触到了质量源于设计的理念后十分认同,因此最近开始往这个方向努力。黄少天则比较剑走偏锋,他动作快,微操精准,动态视力好,能齁住很多精细操作,且乐于把各种新技术付诸到实践中。喻文州提出的这个入路,对叶修来说要把所有细节落实的话容错率太低,对于黄少天却正中下怀。

但是黄少天仔细看了看片子,又伸出手指比划来比划去:“不行,我也不敢保证大获全胜,还是老叶那个方案稳妥一点。”

结果还不是全剧透了。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全的王杰希从旁边抽出纸笔画了一下自己想到的另一种方式,暗自腹诽道:喻文州的这个 Alpha 基友这么多年没跟他走到一起也没别的对象,怕不是也是不喜欢 Omega 只喜欢学习喔。

而喻文州把他的寥寥几笔全都看在眼里,在心中期待起来:那么王杰希呢?等王杰希做了主刀,他会是一个怎样的外科医生呢?

谁能想到这位患者,却是王杰希职业生涯中面对的第一例术死。

——————

其实我是属惊弓之鸟的,所以给自己搞了个 AO3

评论(16)
热度(59)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