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8)

属兔叽的王给黑 × 单车公举喻文啾
上一章写得很难受,所以今晚爆肝把小甜饼烤出来了!开了一辆真正的自行车,反正我自己被甜得可以睡个好觉了 ପ( ˘ᵕ˘ ) ੭ ☆
叶蓝 值班室.avi 背景板预警

8.

  最后一次抢救没有经历太久就宣告失败,喻文州却觉得自己过了一万年才再次见到王杰希。

  那个总是倔强地挺着腰、板着脸的男孩子,穿着一件皱巴巴的格子衬衫,红着双眼向他走来,连头发都乱糟糟的,带着满身疲惫。

  他们都无法一下子接受,那个执着于斩草除根、癌症晚期尚且精神矍铄的小老头,那个前两天他们还在学术沙龙着这刀怎么开的病例,那个刚刚才经历一场凶险的肿瘤摘除的生命,已经没有了。他再也不会代谢了,再也没有精神了,再也不能坚持什么了。

  早上握着喻文州的手把自己托付出去的那双宽厚的手掌,已经冰凉发僵发紫了。

  喻文州咬紧了牙,把已经涌到喉间的各种情绪憋回去,看看王杰希剧烈地颤动的喉结、垂在身侧颤抖的双手和被撑起来的裤子,拍拍他的肩胛骨说:“去卫生间整理一下,然后陪我出去吃火锅吧。”

  十一月的自来水温度已经很低,王杰希洗了把脸,理了理头发,盯着镜子看了半天,最后去隔间里释放了一下先前被诱导出来的信息素才出来。

  喻文州在距离门口三米远的位置等他,边等边刷着手机回复患者的微信,王杰希出来后,他说有本书落值班室了去拿一下就任由王杰希在前面引着他走。

  值班室的门半开着,王杰希走到门口顿住了,喻文州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在他背上才茫然地抬头,看见叶修把许博远按在墙上,两个人正亲得难舍难分脸红脖子粗,仔细一闻空气里果然有信息素的味道。

  不知道有没有被注意到,但是书肯定是取不了了。喻文州把门掩上,欲言又止。

  王杰希被他拽走的时候眼睛又红了。

  喻文州选的火锅店与医院的距离不远不近,骑行大约十分钟。他们先去车棚取了王杰希的坐骑,到了医院门口却一时找不到共享单车给喻文州骑。王杰希说:“要不我载你吧。”

  王杰希成天一副中二少年的样子,骑的却是一辆很敦实的带后座的老爷车。喻文州低头笑,王杰希说:“咋了?很好笑吗?”

  喻文州说:“我都是开○马车的人了,没想到有朝一日还有坐自行车的待遇。”

  这个“宁愿坐在○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的梗对于他们来说有点陌生了,喻文州出生前家里就购置了代步车,他父母有时会骑自行车,但带他出门肯定是开车。上学的时候倒是会有小情侣共坐一辆自行车招摇过市,然而喻文州并没有谈过校园恋情。没想到大学毕业十几年,他竟然体验了一把自行车后座的待遇。

  “那你体验怎么样?”王杰希吭哧吭哧地蹬着自行车问他。

  喻文州说:“我觉得我要掉下去了。你腰怕痒吗?”他真没想到坐在自行车上笑还是个技术活,车座有点硌屁股,重心晃来晃去稳不住,嘴里还要被灌风,需要多么深刻的爱意才能在面对○马车的时候投奔这个选项啊,此时就算另一个选项是老年代步车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自行车。

  王杰希其实是怕痒的,但是后座那可是喻文州啊,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受折腾,于是嘴硬道:“不怕,你抓吧。”

  喻文州一开始试探性地搂上王杰希的腰,发现这对保持平衡并没有什么用,于是只好稍微用了点力,把重心也往王杰希的方向挪了挪。

  如果王杰希没有驾照,以后一定要让他去考一个。喻文州心想。

  等等,这跟王杰希有什么关系?

  王杰希当然不知道身后的人连他们小孩的名字都起好了,单纯地问:“现在体验好点了吗?”

  喻文州的语气兴高采烈:“好多了,现在觉得自己是个小公举!”

  而王杰希此时非常遗憾,深秋的衣服有点太厚了。

  他们在手术室里过完了一个人的一生,走出医院却正是寻常下班的时间,这一点着实令人唏嘘。王杰希还没上过班,喻文州从来没在这种时间下班过,两个人都对高峰时段的主干道十分新奇。

  新奇的后果就是被十字路口的交警拦了:“自行车只能带 12 岁以下儿童上路,马路上这么多行人和汽车,你们不觉得危险吗?有没有点安全意识?能不能对生命负点责任?”

  两个人被说得十分惭愧,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并收获一张伍拾元的罚单,上面还写着四个大字:“不准报销”。

  “原来交警还抓非机动车啊。现在我们怎么办?”王杰希推着车问。

  喻文州也是第一次碰见一脸懵逼,他掐指一算:“没多少路了,前面车也少,我们走两步等他看不见了再慢慢骑吧。”
––––––
偷偷想起了在这个年龄操作下他俩不是一代人所以偷偷改了一咪咪

评论(5)
热度(75)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