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7)

没有出场王杰希 × 没有出场喻文州
(不不不他们明明出场了)
(这明明是一篇纯爱文,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定是因为青棠太太的王喻群的群风的锅)

7.

  术前确定方案的时候,切除术并不是叶修给患者及家属的首推,但是老爷子硬气得很:“支架能根治吗?搭个支架我不还是带个瘤?能切为什么不给我切?我最讨厌拖泥带水,我要开刀,斩草除根。”

  “呃……您考虑好了?家属同意吗?”叶修见过的患者多了,对于斩草除根如此执着、那么坚持要动大手术的却真是难得碰到。

  而老爷子的家属竟然也支持他,还表态万一出问题绝不追究医院和医生。

  这一家人都是属韩文清的吗?喻文州听闻患者的最终选择后也有点诧异。不过,在三院这种医院里上班的医生,对复杂病例总是有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热情,这一例胆管癌,发展到这种阶段还能符合切除指征,而患者方面又属意切除不姑息治疗,实在是非常难得的一例,甚至有可能留下重要资料,他在有条不紊地协助叶修进行术前准备的同时,内心的期待与激动也不免汹涌起来。

手术那天,黄少天和喻文州分别被钦点为第一和第二助手,巡回护士由护士长许博远亲自担任,器械护士则是叶修的固定搭档苏沐橙,王杰希也被点了卯,跟台观摩学习。

  叶修平时不是一个喜欢摆架子的领导,他的威严主要出自于手术台上绝对的掌控力,喻文州和黄少天平时也都和颜悦色,平易近人,许博远更是平时收到科里新丁求助最多的温和的“许哥”,面对他们集体一脸肃穆、神情紧绷,王杰希被紧张的气氛浸了个透,再一看几人手下的操作,一颗心更是悬到了嗓子眼儿,一时间甚至吊着一口气忘了呼吸。

  一切就在这样的氛围中艰难而顺利地推进着。最重要的操作终于被完成,时间已经从早上九点走到了下午一点,平安地把瘤块转移到器械盘上时,饶是叶修也因松了口气不禁发出一声喟叹。

  黄少天喜不自胜:“我去通知家属。”

  叶修故意要挫挫他:“你先给我过来结扎。”

  结扎是个十分基础的小操作,即使这个位置难以施展,对黄少天来说也是小菜一碟。谁知他刚结扎完,就听监护器“哔––”的一声,王杰希的内心随之“咯噔”一下。

  患者的血压突然走高,紧接着心率的曲线也抖动起来。黄少天第一反应是检查自己刚才结扎的切口,其他人也七手八脚地开始查体。

  手术过程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可以说完成得非常完美,可是患者的肾脏在长期病痛的折磨以及开腹手术的刺激下突然衰竭了。衰竭的肾脏又在抢救过程中拖垮了他的心脏,这边刚开好静脉通路给上药,就见那边心率曲线的跳动越来越弱,越来越慢。

  “肾上腺素已经给到极限量了。”叶修说。电击也没达到效果,他们面前的选择已经不多。

  “患者是 Beta,用诱导素吧。”喻文州提出。

  和男女两性分化一样,ABO 三性也是由两性激素,也即 Alpha 信息素和 Omega 信息素诱导分化的,所有人自身都会同时分泌这两种信息素,区别在于不同性别的人相应受体介导的生物效应不同,Beta 的信息素受体则对于天然的 A、O 信息素都不产生反应。基于此,研究人员对信息素进行了各种化学修饰,开发出了各种可以诱导 Beta 的信息素受体产生效应及诱导 Alpha 和 Omega 的信息素受体产生有别于普通信息素效应的的拟信息素,也即诱导素。

  喻文州在这里提到诱导素就是其中一种,被命名为 Alpha 诱导素–6,是一种半合成的拟信息素类药物,高剂量作用于 Beta 的信息素受体时,可使其产生部分类似于 Omega 分化的生理反应,结合其他相应诱导素长期大量使用时,甚至可以让 Beta 产生不可逆的 Omega 体征。临床上,一些医生利用这种 Omega 分化效应中的带保护机制的心肾激动作用,来对紧急情况下的 Beta 进行抢救。

  只在课本上见过的知识全盘铺开在王杰希眼前,令他目不暇接,又跃跃欲试。

  这种诱导素在 Alpha 身上也具有非常敏感的作用:即使只是微量吸入,也可被诱导进入不同程度的假性易感期。而这支手术队伍中 Alpha 居多,此时因为长时间的紧张手术和刚才一阵兵荒马乱的抢救,空气中的信息素水平已经有些偏高。

  但这是最后一个方案了,也已经来不及寻找其他方案了,叶修当机立断:“文州、博远回避一下,沐橙准备药物。”

  王杰希目送喻文州转身离开,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在一场风暴中变得孤立无援。

评论(2)
热度(62)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