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9)

安静如鸡王杰希 × 爱吃鸡的喻文州

9.

 他们点好菜了才开始讨论刚才在值班室收到的暴击:“叶主任和许老师这是……?”

  王杰希问得吞吞吐吐一脸迟疑,喻文州忍不住逗他,装作没听懂,歪着头问回去:“这是?”

  王杰希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来的第一天就不小心听到了骨科梅主任的八卦,叶主任该不会也……?”

  喻文州假装恍然大悟:“喔,不一样,叶主任和博远是正儿八经的两口子。”

  王杰希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喻文州内心的小恶魔已经笑炸了,面上却还得保持喻老师的端庄:“不过他们门都没关,确实不好。”

  不管是真伴侣还是露水情,这都挺刷新王杰希三观的:“医院里都是这么开放吗?”

  喻文州说:“这么一说确实是。做医生压力很大的,特别是做外科医生,你来了这么久也了解一点了。每个人都要有释放压力的管道和刺激神经的方式,所以我之前跟你说做外科医生能喝点小酒挺好的,你看我们科里老师都是烟鬼酒鬼。性生活也是一种方式,多巴胺补给嘛,你懂的。”

  王杰希心说我还是个宝宝,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性 Alpha 了,所以他只能很诚实地懂了。但是,“那你呢?你又不抽烟喝酒 yp,你怎么找刺……排解压力?总不见得是通过做实验吧?”

  喻文州心说你个死小孩就你话多,你怎么知道我没 py,看不起社会你州哥吗?我们大人的世界可是很丰富多彩的,就算我不靠 yp 找刺激,也不至于靠做实验吧?于是回答他时的笑容也跟平常有了微妙的不同:“我?吃火锅呀。”

  说话间锅底已经咕嘟咕嘟冒起了泡泡。喻文州选的这家是正宗的 C 市牛油锅底,点了个子母锅,外圈麻辣,内圈是一窝金灿灿的鸡汤。他盛了半碗鸡汤递到对面:“来,感受一下刺不刺激。”

  鸡汤能怎么个刺激法?烫死我吗?王杰希眨巴着大小眼试图用意念怼他,结果不慎被烫得直吐舌头。

  喻文州给自己也盛了半碗汤,好整以暇地看他,心说这孩子可别是个傻的吧。

  热腾腾的鸡汤没什么攻击性,却是抚平所有七拧八绕的情绪的佳品,再回忆起这一天好像没有那么多向死而生的悲壮和高峰低谷的跌宕,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日子,他和喻文州一起上了一天平平凡凡的班,尽心尽力地做完他们平平凡凡的工作,然后共享一个宁静祥和的傍晚。

  王杰希安静如鸡地喝着汤,看着面前锅子上方袅袅冒着的人间烟火,颇有一点岁月静好的味道,突然抬头问:“那你要是没时间吃火锅呢?”

  喻文州在辣锅里涮肚头也不抬:“那就叫个白斩鸡外卖,也挺刺激的。”

  白斩鸡又是怎么个刺激法啊?长在北方从小口重的王杰希回忆起这几个月跟着喻文州吃的白斩鸡外卖,突然被会心一击:原来已经看着他走过了这么多艰难岁月,可自己却一直无知无觉,只是作为一个被保护和掩蔽于那些纷扰与不安之外的不痛不痒的旁观者。

  喻文州吃完那块肚,抬头看见他一脸若有所思,忍俊不禁:“除了不开心的时候,我想吃白斩鸡的时候也会点白斩鸡,什么都不想吃的时候也会点白斩鸡,白斩鸡那么好吃,只在难过的时候吃岂不是糟蹋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开心的时候也不一定是叫白斩鸡,黄焖鸡啊肯○鸡啊烧鸡啊鸡公煲啊鸡汤米线啊都挺治愈的,反正只要吃饱了,负面的情绪总会过去的。”

  这么爱吃鸡你是黄鼠狼的吗?王杰希仿佛一下子泄了气,感觉好不容易拉进了一点距离,自己却被一记轻轻的一指禅弹回了原地。

  但是,都单独出来吃火锅了,此时不近身猛攻更待何时。于是他发了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大招:“你还记得的第一例术死吗?”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两秒,叹了口气,又盯着自己的油碟看了两秒,最后抬头说:“我刚来我们科的时候,叶主任还不是科主任。”

  王杰希也没想到这一击就把 boss 打红血了,毕竟他自己的第一台术死日后提起来真不至于成为什么阴影,他现在就已经能坦然面对了。

  叶修走马上任前,普外的科主任是肝移植专家魏琛。喻文州那时候从 Omega 医学院的护理系毕业,凭借高得吓人的 GPA 和本科生中十分难得的科研经历被魏琛招到麾下重点培养。黄少天和他同一届上大学,念的是三院所属医学院的临七,也被魏琛亲自拐到普外科学习。魏琛那时候四十出头,体力和经验都正好如日中天,去哪儿开刀都带着这两个小弟。

  变故发生在喻文州工作第三年,距离黄少天毕业还有半年的时候。“那台肝移植确实比较凶险,不过类似的情况魏主任也不是没有开过。谁知道吻合的时候,他的判断发生了一点点偏差……当时我是器械护士––说起来苏沐橙还是我大学同学,我其实看着觉得有点问题,但不敢断言,也就没开口,所以虽然最后没被追究,我也有很大责任。”

评论(12)
热度(59)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