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11)

欲求不满王杰希 × 底料王子喻文州
(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害我越写越长越写越长越写越长……

11.

  第二天中午喻文州带着王杰希到休息室,从冰箱里掏了两个饭盒出来。

  路过的同事很惊讶:“文州你竟然带饭了?”

  喻文州把饭盒塞进微波炉:“昨天晚上剩的。”

  王杰希:……

  不完全是吃火锅时剩的菜,喻文州后来还去超市买了点蔬菜洗洗切切丢进去,末了又觉得汤太少了煮不熟,加了水又被加了袋火锅底料。

  味道当然是很不错的,营养又均衡,比外卖强,就是土豆片实在太厚了,照这个厚度一个土豆估计只切出了五片。

  王杰希咽下了嘴边的吐槽。休息室里人来人往,他不想当着别人的面吐槽喻文州。

  自那天之后喻文州经常从家里带饭,因为他发现调味包料理做起来十分方便,各种食材洗洗切切弄熟了就是健康又下饭的一餐。而且有了王杰希这个长得顺眼做事顺心吃饭如猛虎下山还主动承包洗餐具工作的铁腿子,做饭也不是那么没意思。

  他第三次从家里带饭那天,在王杰希洗碗的时候突然开口:“我跟你商量件事情。”

  王杰希虎躯一震。

  “我跟叶主任说了,下学期给你换个带教老师。”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而且都已经跟叶修说过了这还叫哪门子商量,王杰希脱口而出:“为什么?”

  喻文州说:“我能教你的东西你都看过学过了,你实习还有半年,光跟着我多没意思,换个人带着见识见识新东西,顺便多认识点人。”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王杰希只能点头称是。

  喻文州哭笑不得:“你这是什么表情?以后还抬头不见低头见呢,难过什么呀。”

  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有除了睡觉上厕所一直在一起见得多啊。王杰希突然被自己不想和喻文州分开的情绪击中。

  于是他说:“我觉得我今天晚上需要吃火锅。”

  喻文州也挺难过的,这么好的饭搭子,过完年就要过继给别人,他又要过上食堂太难吃外卖不想吃的尴尬日子了。但是王杰希已经表现出不舍了,他得平衡一下气氛:“晚上你要跟我去实验室做组织切片,没空,给你叫个白斩鸡。”

  王杰希端庄乖巧地说:“喔。”

  晚上喻文州没有真的一份白斩鸡打发王杰希,他还多叫了一份变态辣的冒菜,吃得王杰希满头大汗,鼻子都红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和喻文州黏在一起,二十大几的人了,又不是真的傻。所以一开始他就默默把所有的心动藏在心里,准备等到结束的那一天让它无疾而终。

  可是这一天来了,他发现自己无法满足于这一步。

  他无法满足于从此和喻文州只是普通同事的关系,无法满足于从此只能偶遇喻文州,无法满足于从此喻文州的喜怒哀乐与他无关。他可能不能祝福喻文州和他未来的伴侣百年好合,可是也舍不得喻文州一个人终老。

  他不甘心喻文州在他的生命力仅仅做一个过客,也不甘心他对喻文州而言也仅仅是个过客。

  那要怎样的关系才能满足和甘心呢?

  那就只能把他发展成我的 Omega 了。王杰希得出结论。

  喻文州操作着切片机,一抬头看见王杰希一脸下定了决心的样子,还带着谜之喜悦,心说这孩子该不会真是个傻的吧。

  王杰希:“你 0.4 μm 的石蜡切片切得那么好,怎么土豆片切出来就有 4cm。”

  喻文州:……

  喻文州:“因为我家没有切片机啊。”

  其实他跟叶修提出换个人带王杰希的时候,说的是他喜欢上王杰希了。

  叶主任是个大忙人,一般人要找他只有等着门诊或会议结束后去堵人。但是喻文州这样的 “亲信” 不用这么折腾,叶修没有午休的习惯,下午门诊开始前一般会在办公室打两把网游,他也专门提过他们需要面谈的话可以这时候直接上门。

  喻文州是个身心正常的 Omega,碰到个 Alpha 会产生点情愫简直再合理不过,叶修头也不抬:“挺好挺好,你悠着点追,别把孩子吓跑了。”

  喻文州说:“他也喜欢我。”

  叶修这才舍得从电脑前抬头:“你俩在一起了?注意点影响啊喻文州,人大眼儿还喊你一声老师呢。”

  喻文州说:“还没有,所以赶紧换个人带他吧,人家名字叫王杰希。”

  叶修条件反射地想点烟,但是办公室里不能抽,焦躁地挠了挠头:“行,我看看还有谁手底下没人。”

  说着他一甩鼠标点了个工作表出来,边看边说:“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你喜欢人,忍不住八卦下哈,怎么打算?”

  喻文州在叶修门下近十年,一个不摆架子一个不卑不亢,早就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当年叶修追到许博远还多亏喻文州打的一波神助攻,他俩什么都能说。

  喻文州叹气:“我大他那么多呢,你也说了他还叫我声老师,换了带教以后……顺其自然吧。”

评论(8)
热度(83)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