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14)

香菜牛肉王杰希 × 萝卜猪肉喻文州
(这小标题俨然已经是在瞎写了)

14.

  王杰希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本地人,各自父母双全并有一个弟弟。三个小家庭都是三口人,全部凑起来正好拼一大桌,平日里关系也好,因此每年都是两家合一家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地吃年夜饭,然后再各自回家守岁。

  王爸爸吃饭时就有些发热,脸色不佳,吃得也少,他自己也以为是胃肠感冒,一直强说没事,不让大家担心。结果散场后开车回家,刚进车位他就在驾驶座上苍白着脸痛苦地弯下腰。

  王妈妈被吓得够呛,王爸爸平时作息规律,注重健康,身体很好,感冒都不怎么有,突然来这一出,她听说过的不治之症的名字一股脑儿都冒了出来。

  这时候还是王杰希靠谱,他拉开驾驶座的门,弯腰把座椅放平,问清父亲发作的位置,回忆着喻文州的手势,检查麦氏点压痛和反跳痛。第一位的猜测得到证实后,他松了口气:“估计是急性阑尾炎,去医院吧。”

  他扶着父亲起身,把人搀到后座安顿好,然后坐进了驾驶座。他高考结束开始学车,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拿的本,此后除了全家出去自驾游时开过几乎没有其他车的高速和国道外就没碰过车。还好年三十晚上城市里也没什么人出门,他一路小心翼翼顺利把车开到了三院,期间还纠结了一下,最后觉得还没凶险到不能多走五分钟高架,大年夜人手都不足,还是大医院让人放心些。

  这段经历虽然没有高空走钢索那么凶险,但足以让他自觉一夜长大,从麻醉中苏醒的父亲和缓过神来的母亲看他时也不再是从前看着孩子的眼光,他再也不是大一时那个没课就总回家惨遭妈妈嫌弃的小屁孩儿了。

  喻文州显然也不再把他当萌新,查房查到王爸爸那边,问了两句精神如何胃口怎样,便半开玩笑地叮嘱王杰希:“你反正也要陪床,自己当心着吧,隔壁两床也交给你了。”

  王杰希很认真地应下来,隔壁两床也都是急症的小手术,类似情况他半年里跟着喻文州处理过不少,还是有点经验的。

  王妈妈戳他:“给你喻老师带的饺子呢?”

  王杰希这才想起来这茬,掏出一个保温袋:“你不回家,父母也不来,就当是跟我们家过年了。”

  王杰希的父母还沉浸在儿大不中留和儿子已经学会对朋友这么热情了之中,只有些惊讶,但这话里话外占的便宜喻文州可是听了个透,他又不好当着人父母和其他患者暴打王杰希,看在饺子的面子上就此作罢。但心头是有暖流涌上来的,倒不是想家想父母了,横竖他童年的新年也就是跟着一双爸爸在医院的值班室过的,主要是这几天没有外卖,他吃自己涮的冒菜都快吃疯了,这饺子送得正中下怀。

  结果他到了消毒室一拆保温袋:……

  满心欢喜地以为用保温袋装是怕煮好的饺子凉了,敢情其实是怕冷冻的饺子化了,里面还放了几个实验室里顺来的生物冰袋呢。

  同时收到了王杰希的微信:“一半儿是香菜牛肉的,一半儿是胡萝卜猪肉的,够你吃一阵子了,记得放冷冻。我觉得胡萝卜猪肉饺子煎的好吃,你想吃了召唤一声,我去你家煎。”

  一半儿一半儿地全都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来,喻文州此时十分确定这袋饺子从头到尾都是王杰希自己的主意,他决定等王爸爸出院把王杰希约到家里去暴打一顿。

  但是胡萝卜猪肉煎饺平心而论还蛮好吃的,里面还放了花生碎和黑木耳,香气浓郁,入口爽脆。王杰希还买了半只鸡来炖汤,另按攻略做了盘白灼芥蓝,虽然跟喻文州老家的味道比起来有些画虎类犬,但意思到了,喻文州瞬间放下了暴力制裁的念头,十分满足地吃到食物堆在喉咙口,然后把自己转移到沙发上去揉肚皮。

  王杰希也吃得很满足,他觉得看喻文州吃得开心就能多下两碗饭,简单收拾完餐桌瘫到沙发的另外一边不肯动弹:“我不想洗碗。”

  喻文州把自己伸展了一下,漫不经心地听着电视机里嘻嘻哈哈,眼皮子抬都不抬:“嗯,一会儿我洗。”

  这一伸不要紧,一只脚直接抵到了王杰希膝盖侧面,若有似无的轻柔触感惊得王杰希心头一跳,随即感受到身边那个活物散发出来的热量,已经习以为常的 Omega 信息素又开始刺激他的神经了。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饱暖思淫欲?这种状态下还真是很难控制自己,可是爱他就要在互通心意之前克制自己,王杰希把那只脚从身边拎开,从沙发上弹起来:“我还是去洗了吧。”

  喻文州整个人一激灵,甚至费了点力气才克制住没当场呻吟出声。脚心神经末梢丰富,那只手指尖温热,压力恰到好处,触感一直沿着整条腿通到腰腹、掌心和心口,令人怀疑难道 Alpha 的信息素能穿透袜子和皮肤来传递。

评论(8)
热度(68)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