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15)

扶摇而上王杰希 × 急转直下喻文州
(什么啦)

15.

  师生缘分掐着日子算起来只有不到五个月,并不能构成什么阻碍,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是那十二年的年龄差。

  相差十二岁意味着,虽然他们属相一致,但是王杰希懵懂无知上着幼儿园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决定规划好弯道超车的那条救国曲线了,王杰希还在儿科假装不怕打针时喻文州已经在普外科上班了,王杰希还在中学里和邻座儿小同学互抄作业时喻文州已经是手握一大把学术论文的优秀硕士毕业生了,王杰希琢磨着要不要买辆电瓶车撩汉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决定好将来给王杰希买哪款 SUV 了,无论哪个阶段,喻文州都处于碾压般的强势。

  喻文州素来是被多数同伴仰望的彪悍存在,更何况对面是王杰希这个小年轻。

  因此,即便喻文州知道自己喜欢王杰希是纯粹的喜欢和被吸引,也要担心一下持续了几个月的 “喻老师” 这层影响会不会干扰王杰希的判断。

  毕竟他是这么好的一个小男生,未来会成为一个更挺拔伟岸的大男生,一个傲立群雄的强大 Alpha,一个力挽狂澜的优秀医生,他会是很多生命的定海神针。他的伴侣当然要是他发自内心自己选的,他自己真正喜欢的。他值得所有最好的。

  所以王杰希不能仅凭信息素的影响和起步时的短短一段路的同行就与谁交付终身。

  和他喻文州也不行。

  所以一直到王杰希洗完碗出来,喻文州也没进厨房视察工作,反而穿戴好了等在玄关:“不早了,快把衣服穿好,送你回家。”

  王杰希的新带教老师年初六就召唤他去上班了。这个老师叫方士谦,也是科研成绩斐然的牛人,和喻文州手上多组织工程方向的合作项目不同,方士谦主要做基因和机制方面的研究。看来叶修是有心让王杰希先在科研上入门出成果。

  方士谦带新人没有喻文州的耐心和周全,把 protocol 往他面前一扔,然后自顾自动手做,做完给他留下当天任务,并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王杰希根据实验操作提问一二三四,方士谦撂下一句:“protocol 里找,不行查文献。去那个台子做吧。” 说着指指背后的实验台。

  方士谦不挪窝,王杰希也不敢动,连续做到下午他已经饥肠辘辘,手上操作磕磕绊绊更是让人恼火,还有方士谦突然在身后出没:“你跑的 Western 呢?我看看结果。”

  王杰希调出窗口给他看图像。

  说实话,甭管条带清不清晰结果符不符合预期,以方士谦那种教法,只在文献和课本里见过 Western blot 的王杰希到下午能拿出个像模像样的结果图已经让人很惊艳了。但是方士谦要为难他总是能找到由头的:“这跑的什么玩意?你条带呢?条带之所以叫条带是因为它是条带状的东西,来来来你告诉我,这张图哪里有条带?喻文州是没教你电泳还是没教你转膜?”

  喻文州又不做 Western blot……王杰希在心里帮他喊冤,这简直是碰到一个放生型的牧羊人在怪羊不会抓兔子。他此刻无比思念手把手包教包会的喻文州。

  但是想他算什么本事,做他的打手小弟有什么意思。都换师傅了,那当然是要把新师傅的功夫都学到自己身上才不负光阴。王杰希翻开实验记录,拿着自己记下的每一步操作和现象都细细请教方士谦,心里美滋滋,以后他就可以帮喻文州做 Western 了。

  方士谦对他倒不像喻文州那样自己干多晚留他到多晚,谈完这个实验就打发他收工回学校了。王杰希看看时间,打了个电话给喻文州。喻文州一开始忙着查房没接到,隔了一会儿才回过去:“喂?怎么啦?”

  王杰希说:“收工了,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喻文州说:“我这儿已经吃上了,叫的外卖。” 其实他正准备叫外卖,还没决定是黄焖鸡还是炒河粉呢。

  王杰希说:“喔,那我回学校吃了。”

  喻文州听出他的失落,忍不住关心一下:“你怎么不跟方老师去吃?他骂你了?”

  猜得这么准,看来方士谦名声在外。王杰希把一天的遭遇说了一遍。喻文州说:“方老师很厉害,就是脾气有时候比较爆,我觉得你今天做得特别好。”

  被顺了毛的王杰希觉得很受用:“我也觉得我做得挺好的。”

  喻文州:……

  喻文州说:“都换了带教老师了,你整天混在我身边不合适,就算方老师不介意,围观的人也会误会。”

  很有道理,王杰希点头称是。他自己是不介意这些的,但是喻文州付出了很多才走到今天,身上又本身比别人多些话题,决不能给他找这种边边角角的事,莫名给方士谦添麻烦也不应该。

  喻文州这边可能是有人找,他捂着话筒应了一声,又柔声对王杰希说:“快吃饭去吧,骑车小心点。”

  “嗯。”

  王杰希回到学校,草草打了两个菜就饭塞下去,然后回宿舍背上电脑去图书馆怒下了一硬盘的文献。

评论(3)
热度(64)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