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20)

搜片达人王杰希 × 备皮高手喻文州

20.

  王杰希出科后方士谦只在做实验的时候抓他壮丁,翌日方士谦门诊,因此王杰希也就赋闲在图书馆。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下了夜班的喻文州给他打电话:“你今天干嘛?”

  王杰希如实汇报。

  喻文州说:“我去学校找你,今天我们把你的家当收拾收拾搬到我那里去怎么样?”

  王杰希:???

  王杰希:等等这是不是有点快?

  喻文州声音里竟然还带点委屈:“平时各忙各的,不住一起都见不到面。”

  这倒是真的,暑假和研一上王杰希还能迁就喻文州的时间,到研一下进实验室了再分开住估计和喻文州腻歪的机会比跟叶修门诊还少。于是他们约定了在王杰希宿舍楼下见。

  喻文州从车上下来时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王杰希低头看看自己,问他笑啥。

  喻文州说:“我刚来 B 市上大学的时候,我爷爷叮嘱我说,B 市这边有很多 Omega 大学生,一到周末就有人开着车把他们接走,干的什么勾当大家心里有数,让我千万不要眼热他们也不要学他们。”

  王杰希:……

  喻文州:“没想到这一天来了,是我开着车把一个 Alpha 接走。”

  王杰希:“……怎么,你要包养我?”

  喻文州十分豪迈:“包到你 26 岁。”

  26 岁王杰希硕士毕业,再之后王杰希无论是读博还是上班收入都够养自己自然也就不花喻文州的钱了,合情合理:“成交。”

  回来的时候室友都已经出门了,忽略团成一堆的被子和随便耷拉着的蚊帐宿舍其实挺整洁的,王杰希十分庆幸昨天晚上回来把攒了一周的袜子内裤洗了还扫了个地,不过四个 Alpha 一起住这么小一间屋子,空气中的信息素浓度跟外面比是有点超标,喻文州呆了一会儿有点受不了,拽拽王杰希的袖子:“你给我个临时标记。”

  刚开荤的新任男朋友哪受得了这种撩法,把他按在自己坐了五年的椅子里接了一个又深又长的吻。

  叼着冰棍回来的室友:????

  叼着冰棍回来的室友: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王杰希!!

  王杰希也有点窘迫,有些局促地直起身,喻文州反倒大大方方地站起来:“我是他男朋友喻文州。”

  叼着冰棍回来的室友:我第一次见到普外传奇喻文州,他竟然被我室友按在椅子里亲?

  喻文州不慌不忙地继续:“我要把你们的铁腿子带走了,有空大家一起带着对象吃个饭。”

  叼着冰棍回来的室友:合着我现在是我们宿舍唯一的 FFF 团员了?王杰希你长着一双大小眼果然是个叛徒!说好的基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团谁是狗!

  王杰希:汪!汪汪汪!

  王杰希在这个宿舍住了五年,虽然平时生活精简,杂七杂八的东西攒在一起也不少。他看着自己的桌子柜子慢慢清空,床变回初始的那个铁架子上架块木板,好像大学生活在眼前倒着重放了一遍,产生了真的要毕业了的实感。

  这里代表着他从青葱少年蜕变成有为青年的五年,离开了这里他就真的是一只被从悬崖边上踢下去必须学会飞翔的雏鹰了。

  “害怕吗?”喻文州抱着两个摞在一起的箱子,侧着脖子才堪堪能看见脚下的台阶。

  王杰希不假思索地说:“不怕。”

  他虽然是只雏鹰,那也是一只羽翼结实、足喙锋利、耳聪目明的雏鹰。

  他相信就算遇到困难,他也能靠自己找到办法面对的。他毫不怀疑自己可以飞到很高很远的地方。

  何况他还有与他相互陪伴相互守护的人,那是他心窝里的一块软肉,也是他的钢筋铁骨和发电机。

喻文州做了一整个白天的实验,紧接着值了个大夜班,又帮着王杰希搬了个宿舍,竟然还能坚持到家才露出疲态:“你把东西归置归置,我先洗个澡睡一觉。”

  结果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到王杰希在铺客房那张床。

  喻文州:“小鲜肉就是纯情哈?你晚上睡觉是不是还准备锁门?”

  王杰希:“呃……嗯。”

  喻文州哭笑不得:“你其他东西收拾好了吗?去洗个澡陪我睡午觉。”

  东西是收拾得差不多了,但是王杰希前一夜睡了个酣甜的好觉,在图书馆时还喝过咖啡,一点都不需要午觉,反倒是今天的学习计划有点危险。他指指旁边在充电的平板:“我得看文献。”

  喻文州快要家暴他了:“那你陪我去床上呆着,你看文献我睡觉。”

  王杰希想了想:“可以。”

  这次王杰希洗完澡穿了他自己的睡衣,一本正经地捧着平板坐在床头。没有图案的灰绿色 T 恤和卡其色短裤,有他这个年纪的鲜活,还有点超出了年龄的稳重气质。

  喻文州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王杰希在他眼里就是个无所遁形的小屁孩,一年功夫已经变成了一个人模狗样的大人。

  他往王杰希的方向翻了个身,顺便把身上的被子往他腿上一扔,抱住王杰希一条大腿,调整了一下睡姿。他调整了几次胳膊的位置,怎样都觉得陌生又雀跃,连睡意都消散了不少。

  王杰希被他这么一折腾,呼吸也粗重起来,他干脆从宽大的裤筒里探进去上下其手。王杰希终于绷不住了:“我昨天就想问你了,说好的没有前男友呢,你怎么这么熟练?”

  喻文州邪魅一笑:“喻老师是白叫的吗?我备过的皮比你看过的片还多。”

  什么其实你还是苍老师的那种老师吗?王杰希的裤子已经被他扒了,他放下平板摩挲着腿间的人的后脑:“有你这么备皮的吗?”

  喻文州抬头看他,眼睛和嘴唇都亮晶晶的:“我看过的片也比你备过的皮多。”

  王杰希顺势把人拉近,照着湿润的地方啃过去,暗下决定有一天一定要让喻文州哭着求饶。
––––––
下章完结!!下章要是还不完结我就弃坑!!!
(本来只想写五到八章啊,哭唧唧)

评论(6)
热度(69)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