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21END)

前途无量王杰希 × 人生赢家喻文州

21.

  毕业典礼安排在六月下旬的一个周三,家在本地的学生可以让学校向家长发邀请函。这是一个不错的向父母介绍男朋友的时机,喻文州如是说,于是王杰希申请了两份邀请函。本来要申请三份的,彼时喻文州在洗脸,他擦着脸出来,刘海上挂着水滴,路过王杰希的时候说:“两份就行了,我也是今年的毕业生。”

  王杰希:owO

  喻文州: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有没有觉得不够关心我?

  这倒不怪王杰希,喻文州本身也没这个意思,因为他这个边上班边做课题的节奏对他自己来说太稀松平常游刃有余,读个博简直就是多交三年学费参加三次答辩的事儿,要不是昨天刚去学校领了学位证毕业证他自己都忘记这回事了。

  仪式早上八点开始,王杰希班里组织学生六点半集合,王杰希同学作为班干部还要再提前一点到。这也算一年一度的盛事,更是学校和学生的最后一次 bonding,作为毕业生日后要刻奇的一个重要时刻,又是学校用于刷存在感刷好感度来吸引下一届生源的良机,搞得大张旗鼓煞有介事可以理解。

  然而没有班级组织的喻文州同学一脸冷漠:“我那天的前一晚上中班,你走的时候不要吵醒我。”

  这还不太容易做到。虽然入睡的时候各睡各的,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发现喻文州死死地扒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双手搂着他,一条腿还搁在他腿上。这得亏是两个活人,如果是这个造型的尸体,分都分不开。

  王杰希刷着牙一边吐槽自己的修辞手法简直晦气到家,一边又觉得晦气到家也甜得不行,看到镜子里有一个摇摇晃晃的喻文州挪到自己身后。

  “你怎么起来了?”

  喻文州从后面抱住他,抻着脖子亲了亲他的侧脸,然后把脑袋往他肩膀上一搁:“我改主意了,我想跟你一起出发。”

  王杰希往左边挪了挪,让出一半水池:“那你快洗漱。”

  早饭是休息时在超市囤的牛奶面包。喻文州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都是买那种保质期很长的利乐包牛奶和加了很多防腐剂的独立包装小面包,有了王杰希,两个人每三四天可以干掉一桶 900mL 的新鲜屋和一袋吐司,吃完了谁有空谁去补货,看起来没差,但是生活质量算是质的提升。

  他们俩收拾停当从楼道里走出来,太阳还没升过地平线,六月的天气本来就没入伏,体感相当舒适。喻文州戳了戳身边的人:“你可以骑自行车载我去吗?”

  这是个什么梗?是想到第一次吃火锅的时候了吗?不过喻文州提出来王杰希总是不会拒绝的,他也就讨价还价一下,毕竟从家里到学校还是要骑一段时间的:“电瓶车可以吗?”

  喻文州的声音软软的:“可是我想坐自行车。”

  好好好。

  喻文州坐上他后座搂住腰的动作变得非常娴熟了,他这次甚至把整个上半身靠了过去。天气回暖到现在王杰希被晒黑了一些,但肤色还是偏浅,他的背脊长得如骨架模型般挺直,T 恤下肩胛骨和腰窝若隐若现,看再多次都觉得好看得不行,即使被汗水洇湿,也是干干净净的感觉。

  不过这段路好像确实远了点儿,又有几个上下坡,这一波撩得像在欺负他。喻文州心生愧疚,在等红灯的时候用袖子给他擦了把脖子上的汗。

  毕业典礼其实挺无聊的,就是各路领导和教师代表学生代表发言,中间夹着东抄西抄来的听过几百遍的串词。现在都走起真情实感路线了,一两个小时听下来依然味同嚼蜡,最后几千号毕业生排着队由几位正副校长亲自拨穗,一通流程走下来无不昏昏欲睡。

  午休时间直接省略,本科生下午一两点就拨完了,他们位置安排在没有遮蔽的足球场正中间,还穿着又大又不透气的全套学士服,在炎炎烈日下晒了一上午,王杰希去找喻文州的时候整个人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研究生排在本科生后面,到喻文州估计得排到四五点去。让父母干等着没什么意思,见完家长王杰希宿舍四只晚上还要再带着对象聚个会,喻文州一合计,干脆说下午不去拨穗了。

  其实如果不是恰好和王杰希一起毕业,喻文州原本都没打算来参加毕业典礼,毕竟自己的毕业典礼都参加过两次了,对此没什么好奇或期待,这第三次又是个在职学位,都没来过几次学校,谈不上什么离不离别感不感慨。

  但是和王杰希一起毕业,意义就不一样了。他们分别在一段求学时光的最后一年里和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共度了一段十分特别的时光,从此以后这个人又可能会成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这实在是很值得纪念的一个节点。

  研究生分到的区域在有雨棚遮挡的观众席上,背后还有大风扇,比本科生凉快了不止一星半点,热也是热的,但不至于这么狼狈。喻文州的学位袍是红黑相间,暗纹也更加繁复,与王杰希的纯黑色学士袍比起来显得高端大气不少。两个人站在一起倒是没什么违和感,竟然还有种谜之般配。王杰希的父母觉得儿子真是长大了,大到他们好像只能望着他的背影送他走远了。

  喻文州帮王杰希和父母在在学校里四处合影,恨不得把每一个他去过的地方都集个邮。学校的大门口、图书馆纪念碑前、临床医学院的白求恩像前、王杰希住了五年的宿舍楼下、王杰希带队夺过校赛亚军的篮球场上(冠军是体育生),还有王杰希给喻文州带过饭的食堂。路过二教的时候王杰希的父母说想上楼看看他整天上自习到不想回家的地方,他们到 405 教室门口一游,王杰希指着第三排的一个位置说他大三的时候老在这儿自习,喻文州突然被回忆会心一击:“我研一上的时候也喜欢在这间屋子自习,一般坐后两排。”

  王杰希算了算喻文州读研的时间,遗憾地说:“那时候我还在上初中。”

  喻文州在对方父母面前忍住没打他:“是是是,小鲜肉。”

  王杰希是小鲜肉,喻文州则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这么说来他们的结合也算水到渠成,算不上什么跨越了岁月的鸿沟。人生的路还很长,他们还要走很久很久。

  而牵着彼此的手,他们就无所谓爱多仓促梦多拖延。

尾声

  他们最后回到校门口的时候,王杰希的父亲说:“小喻啊,你一起过来,我们找个人帮忙再拍一张。”

  喻文州和王杰希对视,两个人面上平静,内心都有些狂喜乱舞。毕竟 Omega 比 Alpha 大十二岁的组合还是有点不走寻常路,他们做好了父母一下子无法接受良好的心理准备。而早些时候还一口一个“麻烦喻老师多不好意思” 的王家父母突然喊了声 “小喻”,他们瞬间就领悟到了认可和祝福的意味。

  回程的时候王杰希偷偷问喻文州:“我们什么时候也见见你父母啊?过年?”

  喻文州山人自有妙计:“我跟他们说过啦,十月份那个普外论坛今年在我老家办,我帮你投个墙报,到时一起去开会,正好见一见。”

  王杰希:……原来只喜欢学习不喜欢异性还是遗传的吗??

  喻文州:你个死学霸怎么好意思说我?这个性状怕是还要遗传给下一代了。

END
––––––
FT:

  感谢虫爹写出了《全职高手》这么好的作品,塑造了那么好那么好的他们。

  又臭又长的好时,终于让我在一个自己觉得过得去的节点打上了 END。这篇文从最初规划的 5~8 章一路爆字,其实在第 10 章左右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时间和精力无法继续这么投入的感觉,尤其是因为三次元的节奏有些变化,文中的一些情节简直是狠狠毒奶了我一口,所以后来这十来天我真是用绳命在挤时间写文,看着我的 schedule 都不敢相信自己还写了文 (:з」∠)_ 如今颇有些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奇妙感觉。

  支撑我写到现在的,首先要感谢写《最好的时光》这首歌曲的人。因为这文我是先写了一点儿,决定要发第一章的时候才想起来没有标题,于是像父母翻字典给孩子起名一样翻了翻我的歌单,然而我的歌单是一个谜之歌单,翻到最后也只有《最好的时光》这一个歌名凑合能用,试问如果没有这首歌,这篇文的标题叫个《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大红公鸡毛腿腿》什么的,然后每次点开文档脑内飘的都是那些旋律,我还写得下去吗(。

  这个标题虽然一开始起得特别随便,但是写着写着真的写出感觉来了,这个故事和这两个人在我心里,和这个标题一起慢慢发酵出了 “因为你/我拥有最好的时光” 的温情和好时巧克力条的香甜。作为一个文废,这是我写作生涯中塑造得最完整的人物和叙述得最完整的故事了。(写到现在最完整的文都搞成这样你们就知道我到底有多废了(。非常遗憾,局限于写作能力,我没能把这个故事写好,很多地方处理得不好,有些可能该写透的没写透,有些可能该留白的没留白,又或许是我唯一能齁住的流水账式叙事不足以吃透这个故事,写的时候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有的地方颠三倒四的,后半截每次看到有人给前文点小心心我都很无地自容。希望这些问题在修这篇文以及以后(可能会有)的文中能得到改进。

  同时真的非常感谢留小红心小蓝手小绿文字泡的大家,如果没有你们让我每次打开 lof 都觉得自己在这个故事上已经做了 99% 的努力干嘛不去把那 1% 的努力也填上,在三次元的重压下我真的早就让脑洞安安静静做个脑洞了。这篇文在我微不足道的写作生涯中非常重要,谢谢你们陪我把它写出来。

  最后咧,其实到这里故事还没写完,他们的人生还很长,有很多值得纪念的事,但是考虑到 ABO 生子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所以提前在这里打个 END,后面的故事后面说(这次就不预计篇幅了反正我也估不准希望它能一发完吧(。有触到雷点的话请当作没看到这段话(。

(我废话真多,一个 FT 可以顶一次更新的字数了)

评论(21)
热度(120)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