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黄喻】Waiting in the Wings

黄喻 A to Z

的 W

写的时候觉得自己只是写得不好看写完一看连梗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OTLLLLLLL

妈妈我再也不想写文了(大哭)

1.

黄少天,荣耀职业联盟选手,B战队的队长与核心,第一届荣耀世界联赛邀请赛中国代表队的队员,现在正躺在同为荣耀联盟成员的R战队的队长兼世邀赛国家队队长喻文州的浴缸里。

要黄少天选,他是绝对不会主动来找喻文州的,那可是他的死对头。B队和R队都扎根G市,本就容易在线下发生竞争关系,两队还是联盟少有的年龄构成相仿、同时具备争冠实力的宛如双生子般的老对手。

两个人倒没什么相互讨厌的情绪,但是逮着机会不互相膈应膈应总像对不起谁似的。第六赛季总决赛B队打败R队摘冠时,走上人生巅峰的黄少天率先开了他们互掐生涯中仇恨值最大的那次嘲讽:“哈哈哈哈哈哈R队你们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我们B队是不是宇宙第一战队你们说是不是?不过你们喻手残除了手速慢点其他方面素质还是可以的,不如卖给我们队算了,喻队长,我代表B队诚邀您的加入喔!”

R粉被这份嚣张惊呆了,R队虽然输了这场总决赛,那也是联赛二十支队伍里的亚军,怎么到黄少天嘴里跟输了这场就要解散了一样?然而他们的队长喻文州不是会争一时口快的性子,他但笑不语,直到第七赛季总决赛率R队主客场双杀B队,他在记者会上捧着奖杯笑意盈盈地说:“感谢黄队去年对我们的肯定和鼓励,R队也十分欢迎黄队携夜雨声烦加入。”

这梁子于是彻底结下了,此后两队一比赛,赢家的粉丝就起哄着让对方卖队长,甚至有评论人煞有介事地分析,认为黄、喻二人虽然各自作为核心和队长,但是颇有互补之处,如果两队强强联合,一定更有看头。这一评论被素有“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修盖章有理有据,渐渐连职业圈的朋友们也开始玩卖队长的梗。这一天下午配合练习的时候他跟喻文州恰巧被分到相对的两组,开场他一时钻牛角尖被喻文州带到了坑里去,又被狠狠地损了一通。

黄少天的情绪不是太好,跟自己队里处得好好地谁愿意被卖啊,更何况那边还是对家R队。下午这把也是阴沟里翻船,实在是凌晨空调坏了害他睡眠不足吃过午饭有些神志不清,放平时喻文州下的套他也是能看穿个十之八九的。然而吃完晚饭他回房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把早上没睡饱的补回来的时候,发现工作人员正好在修空调,并告知他可能还需要一小时。旺季客人多,没有空房可以临时换,工程师也忙得分身乏术,黄少天只能表示理解,于是过来找基友消磨时间顺便借浴室一洗他今日的疲倦。在找叶修之前,他已经敲过好几扇门,然而他们像是约好了一样不是外出就是在洗澡,叶修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却也不知道在屋里捣腾些什么,敲了半天也没人应,反倒是住在叶修对门的喻文州听到动静开门来查看。

黄少天转身,只见身穿睡衣拿着条毛巾擦头发的喻文州一脸纯良不设防地看着他。妈蛋,连喻文州都洗上澡了。他尴尬地挥挥手跟人打招呼,喻文州突然转成了憋笑的表情。他这才发现自己不仅挥了手,还顺带挥了手上拿的干净内裤。

“我我我我我我……”直说来找叶修借浴室吧感觉蠢蠢的,可是拿着条内裤如果不是借浴室就更奇怪了好吗!

喻文州忍笑忍得脸都红了,侧身给他让出一条道:“叶前辈不在吗?不嫌弃的话,先用我这边的吧。”

黄少天一咬牙,他是一万个不想管喻文州借浴室的,但要是说嫌弃不用岂不是在表明自己怕了!黄少天怕疼怕死怕蟑螂,唯独喻文州他是不能怕的,那可是隔壁R队的喻手残啊,他要是怕了喻手残,两年训练营六年职业联赛岂不是都白混了!于是黄少天一点也没客气,大摇大摆地进了浴室,还特意放了一缸热水来泡澡以示亲切。

喻文州刚才点的香氛蜡烛还留着没熄,柑橘的味道伴着水汽,形成一个温柔的陷阱,黄少天的意气被幸福扼住了咽喉,全身肌肉在热水的承托中放松下来,内心悲愤地刷出了最后一条弹幕:早上空调坏了睡眠不足下午对战输了训练不顺这么惨的一天怎么最后就被喻文州的浴缸安抚了呢,一定不是喻文州的浴缸杀伤力太大都是空调那个猪队友的锅才害我深陷敌营干出这等丧权辱战队的事!

2.

黄少天是被喻文州的声音惊醒的:“黄少天你还没洗完吗?洗完了快出来吧,再洗你就要被泡发了!”

他猛地回魂,怎么能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了,再爽也不能睡着啊,这可是在喻文州屋里诶!

等等……

咦?

我不是在泡澡吗怎么变成淋浴了???

我不是在体育总局安排的五星级酒店吗这个浴室怎么这么像训练营宿舍?

卧槽我辛辛苦苦练出来的腹肌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不不不这是个梦吧我只是梦见训练营时期了——

黄少天顿时一个激灵,爆手速穿好衣服冲出浴室:“喻手残你在我们训练营干什么???”

坐在自己那一半书桌前,身上还穿着营服,乖巧地等室友洗完澡自己好去洗的蓝雨训练营钉子户喻文州一脸懵逼。

蓝雨训练营钉子户喻文州觉得有点扎心。

他的手速跟荣耀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平均水平比起来,确实偏低了一点,再加上选的职业是偏重控场而输出能力一般的术士,单挑战绩在网游竞技场还算漂亮,进了训练营就有点不够看了,这是事实。但是综合各方面能力来看,他也不是个弱鸡啊,上周五刚结束的上一轮考核中,他就在团队赛部分带队和对面以黄少天为核心的队伍打出了一波漂亮的交换。虽然最后还是他所在的队伍落败,但已足够向证明他在训练营这么多次考核中踩线通过不是凭借运气了。

然而在别人眼里,哪怕对方朝夕相处的室友,在训练中也多次交手,他竟然还是只有这一个标签,手残。他甚至被认为不应该继续留在训练营里。

喻文州能怎么办呢,总不见得用拳头去教别人学做人吧,他眨眨眼睛:“我在训练营当然是训练了,不然难道是专程来洗澡的吗?”

训练营为了督促未成年学员的健康作息,设置了一个断电断网的时间,浴室热水靠电热水器提供,他得赶在断电前洗好澡睡觉,这样才能保证明天有充沛的体力去训练。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身上的营服,又看看自己椅背上挂的营服:“你,跟我,我们俩,在同一个训练营?有没有搞错?是我疯了还是训练营疯了啊?”

喻文州错愕了一下,一个训练营这么多学员,有强有弱有人出众有人低调不都很正常吗,否则还要考核淘汰制度做什么,黄少天洗了个澡怎么像脑子坏了,真想打架吗?他拿起自己准备好的换洗衣物走进浴室,压下自己的情绪轻描淡写地说:“你吃错药了吧。”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黄少天拎起椅背上的外套,领标上用记号笔写了他的名字,是母亲的字迹,胸口印了个队徽,一把利剑嵌在六芒星上,和B队的有点相似,但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队徽。隔壁喻文州桌上手机旁边放着一张营员卡,上面有照片有姓名还印着“蓝雨俱乐部训练营”八个大字。

原来黄少天是那个黄少天,喻文州可能是那个喻文州,但是训练营特么不是那个训练营了啊!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起床的动静很小,但是成功地惊醒了很多年没跟别人在一间屋子里睡过觉的黄少天。他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抓起手机看时间,天了噜训练营果然不是那个训练营了居然让学员不到七点就起床难道都不考虑青少年需要保证充足的睡眠吗?他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头顶有一撮头发不太服帖也来不及管了,随便抹了把脸就冲到训练室——这个训练营的布局和B队当年的不太一样,身体却好像有肌肉记忆一样说来训练室就找到训练室了。

然而训练室并没有黄少天预料中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除了喻文州坐在角落的位置戴着耳机边看比赛录像边做笔记外,一个活物也没有。

黄少天受到了惊吓,眼前闪过无数个脑洞,最后他在喻文州告一段落伸手去点下一段录像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喻文州……这个训练营……该不会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吧??”

喻文州被他吓了一跳:“你昨天吃错的药今天药劲还没过吗?”

黄少天:……对喔,我怎么都在梦里睡了一觉了竟然还没醒吗?

黄少天原地站了五秒钟,真的还没醒,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穿越了。喻文州已经重新把头戴式耳机戴了回去,点开了下一个录像。黄少天觉得自己杵在那儿像个神经病,虽然这种状况下他也很难不像个神经病,于是他到喻文州身边坐下也开了台电脑找到训练程序开始训练。

3.

屏幕右下角的时钟跳成八点的时候喻文州合上了笔记本起身:“我吃早饭去了哈。”

黄少天连忙爆手速:“等我等我,马上就好,等我一起。”

在食堂刚刚开餐,来吃饭的人还不多,但是总算见到除喻文州以外的人类了,黄少天莫名有种如释重负地感觉。但喻文州依然是他目之所及唯一认识的人,于是他打好饭又亦步亦趋地跟着人落座。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的饭搭子也来了。仔细一看,这两个人他也认识,是跟自己同年在B队出道的弹药专家郑轩和晚他们一年在R队出道的气功师宋晓。接受了大家都在这个叫“蓝雨”的俱乐部的训练营受训的设定后黄少天不再奇怪都认识了,但是当发现他的好队友郑轩竟然跟喻文州相谈甚欢、甚至跟喻文州的关系比跟自己还要紧密的时候,黄少天震惊了:这人怎么一进敌营就被招安了呢?当年在B队训练营跟我都没这么热络啊一直到临近出道才熟起来的,怎么跟喻文州反倒关系这么密切?

但是和喻文州聊天真的很有趣。他们还是三句不离荣耀,喻文州不知哪里来的时间,好像随便提一场比赛他都看过。他回顾时的神态轻松而自信,带着适度的谦逊,语速适中,声音里带着和善的笑意,颇有点娓娓道来的意思,讲到精彩的时候不自觉地挑起眉毛停下进食的动作,实力诠释“绘声绘色”是什么意思。训练营里十六七岁的喻文州当然没有黄少天后来认识并做了一整个职业生涯的对手的那个版本老辣,但已经具备令人赞叹的阅读比赛和解读比赛的能力,连黄少天也一不小心听得入迷。

回过神来的黄少天惊悚地发现自己不仅完全被喻文州带进了他的思路,还一直盯着喻文州的脸看。喻文州皮肤特别白,因此眉骨和鼻梁在光线下的阴影格外好看,扭头跟郑轩说话时留给黄少天一个线条漂亮的侧脸。他的睫毛长而浓密,瞳孔是少见的深灰色,冲黄少天看过来的时候让他喉头一紧,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想揉一揉那个还有点肉乎乎的白嫩脸颊。

卧槽住脑!那可是喻文州啊!黄少天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就算这个十六岁未成年的队友版本看起来软萌可爱还闪耀着不刺眼也不烫手的智慧的光芒,那特么也是喻文州啊!

而喻文州并没有看到黄少天的内心戏,他看黄少天那一眼只是出于顾全同桌人的习惯,刚对上视线就收了回去:“都是纸上谈兵,赢面到底有多大我也不敢说。”

来自二十四岁的第十赛季,在常规赛中被R队坑得记忆犹新的黄少天心跳一加速脱口而出:“这有什么不敢说的,你瞎谦虚什么啊,当然是能赢的!虽然你们……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赢的,但是要不然打打看?”

差点就说出虽然你们赢的是我们队了,黄少天又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他脑袋里总有个声音让他隐瞒自己超出训练营部分的认知,感觉自己已经融入这个莫名其妙的设定了。

5V5团战的局没那么快攒起来,黄少天回到训练室,看着训练软件不由想起了那场常规赛。

那场是B队的主场,团战黄少天选了自己最擅长的图。与算无遗策的喻文州不同,他本身是一位直觉相当敏锐的选手,对战前的设计不太擅长,相比之下更依赖于临场的反应,佐以极高的移动和攻击速度在场上见招拆招,全队的战法则围绕他展开。一张熟悉而擅长的图可以排除对手以外的变数,更好地发扬B队的过人之处,因此他们主场作战的胜率向来值得称道。

在这样一张地图上,B队的开场却打得不太顺手,两队才刚刚正式交锋,就已经感受到了R队的牵制。黄少天第一个回合就看出R队在不声不响地开展布局了,在队频里打出不要轻心大意,却说不出如何才能做到“不轻心大意”。他不断尝试,可是每一个他认为有望突破的口子都在他有所行动的当即被R队的响应封堵死了。节奏始终掌握在R队手里,连战斗进展到哪个阶段都被掌握在R队手里,这种感觉宛如在被打一场指导赛。可是这又绝无可能是指导赛,谁也不会在职业联赛的赛场上给人打指导赛,更何况两队的纸面实力相差无几,并不存在指导赛成立的基本条件。只能说是R队的战术设计和控场及策应的执行过于精妙绝伦了。

随着B队小将卢瀚文率先下场,B队阵营被彻底打碎,最后B队全员阵亡的时候R队场上还剩四人,其中两人血线安全。

黄少天郁闷得什么也不想说,于是赛后遇见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边上的卢瀚文像忘了自己刚才是第一个下场的一样,兴高采烈地走到喻文州跟前:“喻队长,你们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呀?我怎么莫名其妙就死了?”

黄少天:“……”

喻文州邪魅一笑亲切得仿佛卢瀚文是自家的小将:“你猜呀。”

R队全队都乐喷了,李远得意洋洋地去招黄少天:“黄少服不服,下赛季转会到我们R队来吧!”

黄少天跳脚,现在的新人一个两个真是越来越不得了了:“滚滚滚滚滚,让你们喻手残转会来我们队倒还能考虑考虑,我生是B队的人死是B队的死人。”

喻文州笑盈盈地怼回去:“我也生是R队的人,死是R队的死人呀。”

转会当然是不可能的,铩羽而归的B队对这场团队赛的复盘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好几天,黄少天更是没日没夜地拖着进度条对每一个细节看了又看,最后也只是理出了一小点头绪,直觉说理到这儿还没完,但是时间不允许了,下一场比赛的对手也是块不好啃的硬骨头,而且实在是想不出来,只能暂时搁置了。

所以这个梦难道是我的潜意识已经解开这场团队赛里喻文州布下的千古谜团了吗……坐在电脑前边做基础训练边开小差的黄少天想挠挠头可是空不出手,只好咬嘴唇。

4.

每周五下午是训练营的自由训练时间,这一设计旨在促进营员参训的自主性,在完成教练和前辈设计的训练科目之余,鼓励营员自发地深入思考或者加强交流。所谓加强交流,不外乎就是PK了。

有黄少天的加持,这场邀战得到了热烈的响应。黄少天抢占了喻文州对面的那台电脑说今天来战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好事者说黄少你跟这个吊车尾的较什么劲,黄少天说:“不是我想和他较劲啊,你想想我要是坐到他那边去,胜负还有悬念吗?到时候把你们打哭了是算他的还是算我的?我跟他一队你们还怎么打?”

小伙伴想骂他不要脸都骂不出来——这厮的战斗力在训练营里毫无疑问是排第一的,要不是年纪不够早就被提到一线队里打联赛去了,而那边的郑轩和宋晓虽然不比黄少天,在训练营里也是佼佼者了,喻文州又是有备而来,黄少天如果加入他那一方,在训练营里,那是真的没得打了,这么一看黄少天这还是十分要脸的行为。

然而第一场喻文州那边刚开场没多久就跪了,赛点是黄少天的战斗法师一鼓作气深入敌营一套连招把喻文州打得什么技能都放不出来,简直有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既视感,后来即使放弃操作给队友抢出几条指令也无力回天。

围观群众笑出声来,未等喻文州有什么反应,黄少天先一甩鼠标:“再来再来再来!”

自第一把之后,胜利都集中在喻文州这一队,前几把还赢得危险,到后来几乎没有给对方什么爆发翻盘的机会。他原本觉得能凑齐十个人打一把55就已经很好了,万万没想到发展成了流水席。黄少天一开始虽然手下没放水心里是盼着喻文州方赢的,输了两把之后好胜心作祟外加围观者起哄,他还真的较上了劲,一轮轮打下来却暗暗心惊,虽然训练营随便组的队友跟B队的队友不能比,但是这个喻文州好像真的有点难对付,甚至连赛点在哪里都看不出来就这么输了?

好像每一盘都比上一盘都更难对付,任何缺陷一旦暴露他都能飞快地发现并找到办法填补或规避,所以我是不是应该转换视角,不要一直盯着他的漏洞,而从自己的破绽入手?

黄少天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咬着手指思考,没有一点点防备地从椅子上被拎了起来:“听说你们在打55啊,我也来打一把呗!”

“魏老大!!”黄少天愣了一秒,这不是他的老队长吗还真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画风,“魏老大你打55就打55拽我领子干嘛?”

魏琛叼着棒棒糖:“你去对面啊,免得打趴下了说我欺负小崽子。”

他说得好有道理脑回路跟我一模一样……挨着喻文州坐的宋晓自觉地让出了位置,黄少天坐下的时候感觉十分玄幻。他只和魏琛做队友围剿过喻文州,和喻文州做队友围剿魏琛太陌生又玄幻了点。

真要说玄幻……大家都在一个俱乐部里才是真玄幻吧。喻文州只让他顶上宋晓原来的站位就没再叮嘱太多,他点击准备进入比赛,换了视角一时间无所适从。

这场55遵循了职业联赛中没有队内语音的规则,只听见大家埋头用节制的力量敲击机械键盘的声音,偶有围观者的窃窃私语,但是仅仅从键盘的响声中就能听出赛况愈发激烈。

在千钧一发之时,夜雨声烦的利剑从侧翼刺出,在前进过程中释放向再进一步就能用攻击范围笼罩喻文州和郑轩的魏琛释放了击退技能,又在技能结束前强制取消,用上挑技能阻断了前来补输出的拳法家的来路。

魏琛退后,继续和他们周旋,几番试探之后在公频打下了GG。比赛宣告结束,训练室炸开了锅。魏琛很是欣慰地赞叹黄少天的反应速度和角度的刁钻,而黄少天已经激动地抱住了身边的喻文州。喻文州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只听黄少天说:“我终于看出赛点在哪里了,你真是太厉害了。”

尾声

喻文州没有把他推开也没有抱回去,说道:“黄少天你还没洗完吗?洗完了快出来吧,再洗你就要被泡发了!”

??????????

黄少天睁开眼睛,喻文州站在浴室门口,只探进了一个头。他猛地坐起来,一脸懵逼地看着喻文州,这时他留在外面的手机响了,高唱起一曲《大红公鸡毛腿腿》,这是他给母上设的专属铃声。

黄少天把手从水面下举起来搓了搓脸,猝不及防地搓了自己满眼的泡沫。喻文州无可奈何,一手拿着他的手机,另一手拿了条干净毛巾过去给他,谁知手指碰到的时候,黄少天,猝不及防地,石更了。

喻文州也用余光瞥到了,他愣了愣,把手机往黄少天手里一塞就走:“不好意思哈你慢慢洗。”

这么尴尬的情景也能石更理性讨论这个小黄是不是不能要了!我为什么非要赶着洗这个澡啊!工程师说要一小时那我等一小时不就完了吗!黄少天在心里哀嚎,母上的电话也顾不上接了,连滚带爬地冲掉泡沫穿好衣服跟喻文州告别。

喻文州的头发早就干了,靠在床头举着平板看视频,在被子底部露出一双脚,听见他说话的时候特意抬头看他,看得黄少天整个人更不好了。

隔了几天配合练习他跟喻文州分到一组,对方是同队的苏沐橙和方锐,结果被他们俩里应外合虐了个出其不意,连观战的张新杰都不住挑着眉毛推了推眼镜。方锐大叫:“黄少天你这是在跟喻队示好希望下一赛季R队收购你吗?”

黄少天说:“滚滚滚滚滚,我只是前几天……呃……”

“前几天听了一曲《大红公鸡毛腿腿》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喻文州悠悠接口。

黄少天:你才大红公鸡毛腿腿!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顺理成章地坐到了一桌。喻文州坐黄少天对面,侧过头去跟邻座的肖时钦说话,留给他一个线条漂亮的侧脸。在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想喻文州就是好看这种事没办法的时候,喻文州转过头来,一边听着肖时钦说话,一边眼角带笑地看他。

黄少天感到自己老脸一热,为了掩饰自己的任督二脉已经畅通到能跑马,爆手速把自己餐盘里的白斩鸡扔到喻文州盘子里。

喻文州:???

喻文州:他这么看我又给我白斩鸡吃训练还突然这么配合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END

评论(4)
热度(46)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