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See You Again(1)

假如好时没有 HE 的平凡之路,熟悉的 paro 熟悉的操作不过不看前情也没关系

1

从 B 医这个 C 市分院正门出来左转过一个红绿灯,再右转,就进了 C 市新区新兴的吃喝玩乐中心。B 医这个院区建起来以后附近车流大增,这条路最初是双行道,后来改成高峰时段的单行道,王杰希入职的时候已经彻底变成单行道,路边的苍蝇馆子也已经纷纷升级成了网红画风店。

不过他今天没开车,单行道双行道跟他没什么关系。逆着车流方向直走一百米,岔路口进去是条小巷子,一眼望进去电脑配件五金工具美容美发小学家教一应俱全,这才有了些生活气息,王杰希最后推开了一扇没有名字的小酒吧的门。

吃喝玩乐中心一路上一半的店都是酒吧,截走了 99% 的客流,王杰希也是偶然才发现了这个地方。店主是真的爱酒,酒架上柜台里存着几百种酒,其中不乏几经周折才搞到的小众牌和因为没什么赚头而难得在其他酒吧见到的品种。王杰希一开始不懂这些也喝不出有什么区别,只是看中这里环境清幽客人少,酒吧老板平时不多言,只有科普酒的时候会多说两句,一个人来这里坐坐确实挺放松,渐渐就形成了每周二择期手术爆炸日下班后的例行活动。

也不是每周二都能来,碰到不顺利的手术撞到同一天下台就指不定几点了,酒吧打烊了他就只能灰溜溜地滚回家里喝一罐冰可乐。不过今天运气不错,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老板也刚过来开了门不久,BGM 第一支曲子还没放完,放下手里的抹布帮他倒了一杯传说是“西部高地泥煤味的北海道威士忌”的“随便”。

王杰希在心里默默吐槽,怪不得科研口都爱做学科交叉,威士忌发展到今天,日本酒厂想自己搞点水花多不容易啊,但是去西部高地弄点泥煤,回来就是一个亮点,这一波消费完了再去 Islay 搞点泥煤,又是一个新亮点,连新设备新工艺都不需要,这 KPI 可不是比闷头搞研究好刷吗。

门上挂着的风铃叮呤咣啷一阵响,王杰希条件反射地回了下头,又转回来,抿了口酒,待进来的人点好酒入座,猛地反应过来,抬头看过去。

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王杰希还是颗大五的实习小青菜,度过五年硕博两年博后两年规培,回头一想那时候的自己简直是另一个人,而这个人却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纤细又白皙,还是留着衣领上方一寸的中分头,坐着放松下来腰板不再挺得那么直,但依然优雅得体,岁月好像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喻文州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也抬头看回去,眯起眼睛笑了笑。微笑保持得苹果肌都抖起来了,王杰希还在那里愣愣地看他,绷不住了起身换个座位坐他旁边:“哈啰啊。”

王杰希如梦初醒:“喻老师。”

酒吧老板正好把喻文州点的酒递过来:“Laphroaig。”

喻文州道过谢,又转向王杰希:“一直盯着我干嘛呀?”

王杰希握着酒杯的手尴尬得举起来也不是放下去也不是:“我想去跟您打招呼,但是刚才有点上头,恍神了。我叫王杰希,B医三院叶主任xx级的学生,本科实习的时候是您带的我。”

喻文州瞥了眼他液面没怎么动过的酒杯和清亮的眼睛,笑了笑:“我在三院一共也没带过几个学生,还能忘了你吗?你现在毕业了?”

王杰希说:“前两年毕业了,现在在B医C市医院上班。”

喻文州挑挑眉毛:“那我们就是同事啦。”

王杰希有点疑惑:“您现在还干普外吗?”

喻文州伸出酒杯和王杰希手里的碰了碰:“还干普外啊,去年出国进修了,是不是错过你入职了?我刚回来,明天开始上班。这不回归前先来唤醒一下对消毒水的记忆。”

王杰希也跟着喝了一口:“是我入职培训的时候错过了喻老师的风采,以后请您多指教了。”

“好说,”喻文州豪迈地说,“他乡遇故知,多大的喜事啊,看我不榨干你。”

王杰希觉得自己又成了九年前那颗待摘的小青菜,在喻老师的二月春风中瑟瑟发抖。

TBC

***

写鱼老师这么多年都没变化那段其实很想写“小王同学从媳妇熬成婆都快熬秃了,他鱼老师的头发却还是这么茂密”(殴

***

文中提到的情况都是我编的什么也不要信不要信不要信

***

借楼问一下,大家有没有相亲经验啊!虽然我没有脱团打算也不能再这么做自己下去了我怕他把我挂上吐槽君!有经验的球私聊!

评论(5)
热度(15)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