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cakecake

没有良心美滋滋

【王喻】最好的时光(4)

直萌学徒王杰希 × 心脏师父喻文州

4.

  三院的食堂又贵又难吃––当然另外几个附属医院也没好到哪里去,王杰希实习的一周,民生问题基本都是跟着喻文州靠外卖解决的,但是外卖种类比较单一,营养不够均衡,食品安全也不是太放心。很多医生都选择从家里带饭,对于喻文州这样忙成狗的单身狗和王杰希这样的住校党来说吃饭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学校食堂的饭菜倒价廉物美,然而按照平时去医院的时间是没办法带的,今天出门正赶上开饭。

  下午门诊一点半开始,但是上午挂号处又超售,喻文州一点才从诊室出来。他本来想去食堂拣点儿残羹冷炙,却被王杰希带到清洁间。

  他看着王杰希变出来的打包盒,番茄炒蛋、肉沫豆角、醋溜白菜和红烧鸡腿,深觉这小孩十分靠谱,等着米饭加热的时间看着菜的眼神里都漾起了笑意。

  “食堂打包的菜,让你高兴成这样?”王杰希对这个效果有点意外。

  “当然啦,一顿像样的工作餐对我们来说多奢侈啊。”

  那倒是。王杰希又去微波炉里拿出热好的米饭:“可惜平时带不了。”

  喻文州笑着举起筷子:“这也教会我们知足。”

  两人相对埋头吃了一会儿,王杰希突然说:“上午谢谢你。”

  要是没有喻文州帮忙,上午的失误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

  喻文州咽下口中的食物,抬头看他:“不用谢我。我带的实习生出状况,我也不好交代。”

  王杰希觉得有点食不知味,负罪感汹涌而来。他不仅渎了自己的职,还给别人带来了麻烦。

  他闷闷地低着头眨了眨眼睛:“对不起。”

  “行啦,这事也怨我没看好你,以后咱俩都多注意就是了。”喻文州看了看表,“吃完没,吃完我们上钟去。对了,门诊结束了回去好好休息,晚上十一点实验室见。”

  “啊?”

  “用通宵实验做了借口,就得拿得出通宵实验的结果啊,而且你上午睡得也挺饱的,正好。”喻文州一脸理所当然。他近期确实有个实验准备通宵做,因为需要避光,进进出出的操作又比较繁琐,白天避光麻烦,实验室又人多手杂,喻文州试过一次,相当影响结果。本来还在纠结这个时间安排这么变态要不要喊王杰希过来学着,有了这么一出正好抓来做壮丁。

  当然这个因果关系中其实也没什么逻辑了,但谁让王杰希怀着这么大的愧疚呢,不抓紧机会坑一把小弟多可惜。

  话说回来,要不是小弟可爱,他也懒得坑。

  学校管得严,王杰希十点多出门的时候被门卫叔叔盘问了半天,最后还是喻文州通过电话亲自解释了才被放行。喻文州下了门诊显然是回家收拾过一番,只是平常的穿着,整个人却格外清爽。

  照旧是在玻璃门内侧等着给他开门,边带着人往里走边碎碎念着实验室没有空余的门禁卡了,要带王杰希去外面复制一张“黑卡”。

  王杰希跟在他身后又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工作是工作,王杰希在听喻文州给他讲实验的时候是另一种态度。他在学校上课其实基本不记笔记,专心听课,课后再及时看书,但是不管是临床还是实验室,实习中都没有课本讲义,他记得就很勤,把喻文州提及的每一个点都从话语中理解归纳下来认真记好,喻文州本身也对自己的实验理解深刻,从理论基础到实际操作讲得逻辑严密层次分明,一遍示范讲解下来,笔记比实验室的 reference book 还齐全实用。虽然这只是内容上,形式上只能说不愧是学临床的,估计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喻文州对这一点也相当欣赏。让王杰希独立思考的时候他是有些放飞自我,但是教他什么他都能听得进去认真对待,像这个实验他示范一遍,再看着王杰希做一遍,就能放手让人自己去做了,不像去年叶修交给他的实习生,看示范的时候东一句西一句问题一堆,让人自己操作一遍的时候简直就是乱做一气。

  其实实验也好开刀也好,很多事情都是技术难度不大,主要是对步骤熟能生巧,老鸟的视角相对菜鸟本来就有量变引发质变的层次差异,即使是喻文州这样内心阳光脾气温和的人,对于两遍三遍教不会的人真的要默念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才能压得住烦躁。

  所以对于教多少就能学到多少的王杰希,喻文州心想还好自己只带这一个小弟,不然真的要偏心死他了。

  他给王杰希指了休息室里自己存放囤粮的位置,又叮嘱他注意安全,有空当抓紧休息,碰到问题千万别不好意思把自己叫醒,便滚到实验室的躺椅上给自己盖上了毯子。

  喻文州的秒睡技能,估计不仅是给自己点满了,还在装备上打了加成属性,一沾枕头呼吸就变得均匀平稳起来。

  前一天晚上其实根本没什么有效睡眠的王杰希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打着哈欠回实验台前跟 24 孔板鏖战到天明。

评论
热度(69)

© Cakecakecake | Powered by LOFTER